蓬莱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生物炼金手记 第八十七章 怪梦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4:01 编辑:笔名

生物炼金手记 第八十七章 怪梦

“吴总,这就是铁意拳?”

终于有人忍不住发问了,视频里面的人表现的实在是太夸张了,甚至让人觉得是不是后期制作出来的特效。

吴忧一看,问的人是王辉,其他人都没敢张口,但也是一副求真相的样子。

“是不是觉得有点不真实?嘿,连蛟龙都看过了,你们觉得我有必要搞个CG来骗你们玩吗。”

吴忧表情一肃。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铁意拳的最高境界接近武侠小说中的金刚不坏,不要怀疑它的威力。”

“所以学了以后,和人起冲突的时候下手注意点。”

吴忧意味深长带着揶揄的说:“会~出~人~命~的~”

看着众人火热起来的眼神和止不住的低声探讨,嗯,这种反应才正常嘛。

。。。

京都,刚刚锻炼完毕的李宏光换上自己的中山装。

原本早些时日就准备去钱塘对赠药人吴忧一家表示感谢。

不过自从他好后,一些老部下战友有许多都纷纷登门道贺。

本来李宏光病危的时候,他是严肃表态让他们不要做小女儿姿态来给他提前“吊丧”,现在人好了,总不能连道贺都阻止吧,毕竟华国是人情社会。

有些人确实关系极好又多年未见,应酬一下难免。

这一来二去就耽搁了这么些时日。

经定好了去钱塘的高铁票,陆之游也已经提前跟吴家说明了他周日到访。

和他一同去的只有李又波和陆翰林父子。

李胜尧本来也想去,但被自己老子呵斥了一番,一个军区司令,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跑东跑西的,他们是去道谢,不是去压人,让李胜尧回部队待着去。

但有一件事情倒是真有点难住李宏光了。

既然是上门道谢,那该带点什么答谢礼物呢?

老将军不论是退役前还是退役后,基本就没遇上过他给人送礼的时候,一般都是别人登门送礼。

这还不是难点,难就难在根本没东西好送。

吴家缺钱吗?

查了下,不缺,比李家还有钱。

至于调查报告中的一些稍稍不利于吴家的小细节,李宏光扫了一眼就没在意了,既没有扰乱社会也没出卖国家利益,那就不是事。

有多少有钱人没点问题,国家还没闲到那种地步非得一个个找麻烦,经济还是最重要的。

而权的话。

吴家一不从政二不从军,即便李宏光想动点关系扶罩着点也无从入手。

那么普通的补品烟酒?

别开玩笑了,谁能跟人家比滋补的东西。

所以显得有些尴尬的是,一时想不到该怎么表达谢意。

虽然在旁人看来,李宏光亲自上门致谢已经是最大荣耀了,不过李家老中少三代都是倔驴,不会这么想的。

。。。

周日早上,吴忧正在睡久违的懒觉。

昨天吴忧带着公司总部剩余的员工和一大部分附属公司的员工还有胡磊宿舍的几个人。

一起到了山脉树下,让他们体验了一回奇幻与神话的冲击。

让吴忧没想到的是,这些人里反应最大的不是他的员工,反而是胡磊他们几个。

山脉树的真实存在先是碎裂他们的三观,紧接着就是陷入一种狂热状态。

照吴忧的说法,这是一颗最终将成为世界树的存在,那如果能在其上完成建筑,那将是作为一个建筑师毕生的骄傲。

如果错失这次机会,那他们必定会后悔一辈子。

而吴忧一表露想招他们进公司的态度,他们几人也几乎嘴比脑子反应更快得连声答应。

。。。

此刻,虽然在睡觉,但吴忧的眼皮却在剧烈抖动着。

我在哪?

吴忧想要睁开眼睛,但怎么努力都只有一条缝隙的可见度。

周围像是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在极遥远处偶尔会闪动一下星光。

这是哪里?宇宙吗?

想要伸手,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在发着密实度很高的无光波动。

动了下头,黑丝划过肩膀。

头发?我的头发有这么长吗?

一阵剧烈的波长从脚下传出,即使没有声音,吴忧也听出了了含义:“哞~~~~~”

这时才发现。

自己的脚下是一只望不到边际的巨型生物,那辐射出的威压扭曲了四周的空间。

转头四顾,一只只奇形怪状或诡异或神奇的生物不知是何时出现的。

全部围绕在自己周围。

这到底是哪里?为什么这么烦躁?

突然,所有生物的眼神全部看向了虚空中的一个方向。

仿佛最后一个才感应到了什么,吴忧慢慢的转过头去,眼皮沉重,依然只能睁开一条缝隙。

一个血色星团扭曲着一点点出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吴忧张嘴狂笑,无声的波动跨越了时间与空间,风暴一般朝四周传递。

一阵铃声从床头响起。

“问世道,是否此山最高。。。。”

铃声把吴忧猛得从梦中惊醒。

“呼呼呼呼呼。。。。”一阵粗气声混合着的铃声。

什么怪梦?

想要仔细回想,却记不起来。

有些心烦的抓过仍然不停响动的一看,来电显示是陆之游。

“喂,陆医生。”

“你好吴先生,还记得上次跟您说的事吧,李老将军今天下午就会到,您下午在家吧?”

“没事,我下午在,过来吧。”

直接挂掉,吴忧又试着回忆了下刚刚的梦。

发现刚醒的时候还能勉强有点印象,现在连一点画面感都没有了。

算了,只是个梦而已。

起床洗漱了一下,然后走到院子里摆开铁意拳的架势。

练了大概半个小时,在一阵细微到入骨的颤动中,吴忧开始收起架势。

全身的肌肉和骨骼一阵“噼里啪啦”的轻响。

脚下的泥土也跟着细微抖动,直到吴忧真正安静下来。

以吴忧现在的身体素质,铁意拳的入门实在是太简单了。

自从狮面金刚也进入白银级后,他的身体素质配合练习的铁意拳,已经到了一种接近变态的地步。

吴忧甚至想着开启狮面金刚的妖神异力状态,与铁意拳吹嘘的金刚不坏境界应该差不多吧。

但铁意拳对吴忧最大意义更在于对武功招式的理解。

“小忧啊,起来啦?厨房有粥,还有咸菜和咸鸭蛋,你自己去吃啊。”

张桂花从河边端着一盆已经洗涤好的衣服走了过来。

像吴忧爸妈那样的人,忙碌了一辈子,家里钱再多日常生活还是该咋样咋样。

“爸呢?”

“他和白老爷子在后山看药园呢。”

吴忧“哦”了一声,顺便跟张桂花说了下下午会有访客,然后就跑到厨房喝粥去了。

哈尔滨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攀枝花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玉溪治疗白癜风医院
哈尔滨牛皮癣
攀枝花治疗不孕不育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