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女子架摩托撞人后逃逸伤者倒路中间被碾压身

发布时间:2019-10-09 22:58:05 编辑:笔名

  女子架摩托撞人后逃逸 伤者倒路中间被碾压身亡

  本报讯 ( 李澜)“我有,但是死者要承担主要,他当时是躺在路中间的。”的哥黄政有些委屈地说。“他肯定是被撞后,无法动弹了,下着雨又是冬天,他是个正常人,能够移动,还会躺在路中间等死吗?”原告家属生气地反驳。这起离奇的“二次车祸”,昨日上午在渝中区法院20法庭开庭审理。

  躺在路上

  最后的打给儿子

  此次庭审,死者的父亲、妻子和儿子均到庭。他们除了起诉的哥黄政外,还有车主张某以及黄政所在的出租车公司。

  “6点40多分接到父亲的,没有他的声音,全是公路上的杂音。”23岁的彭先生眼睛有些湿润,他说,根本没想到这是父亲最后的来电。自己足足等了57秒,才挂的,可连最后都没有听到父亲说话。“我以为父亲打错了,又重新拨打回去。”却再也无法接通。这是今年2月26日早上的一幕。

  死者彭某在上班途中,经过沙坪坝天星桥转盘处的斑马线时,被摩托车撞倒在地上。摩托车驾驶员弃他不顾逃跑后,又得不到过往行人的救助,躺在冰冷的公路中间,他拨打了儿子的求助,却因伤说不出话来。而这通过后10多分钟,他被经过此处的出租车碾压,离开了人世。

  交警布控

  未找到肇事摩托司机

  经法院审理查明,45岁的彭某在马家岩建材市场上班,当时天蒙蒙亮,还飘着雨。彭某经过此处时,被一名40多岁的妇女驾驶的摩托车撞倒在地。驾驶员下车简单查看后,未理会他,驾车逃离了现场。虽然交警沙区支队在当地布控一个多月,但仍然未能找到肇事车辆和驾驶员。

  一位目击者在口供上称,受伤躺在地上的彭某,见没有人理会,就掏出打。而他倒在路中间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快速驶来,不过驾驶员连忙甩方向盘,没有压上去。而大约6点50分左右,黄政驾驶的出租车经过时,直接从彭某的身上碾了过去。

  “他的父母都是80岁的人了,还要赡养他们。他这下走了,我们啷个办哦?”彭某的妻子蒙进凤虽然才45岁,头发却已经花白,庭审中她一直在叹气。

  争议焦点

  的哥是否负主要

  “我当时是正常行驶,当时天还没完全亮,我开着车灯,看见地上躺着团黑乎乎的东西,刹不住了,我就碾了过去。”黄政称,自己碾压时,感觉左前轮腾空,车身抖了一下。下车一看,才知道压了人。自己赶紧打了110和120报警。“人怎么会躺在路中间。”黄政说,当时自己也有些疑惑。向周围的市民一问,才知道彭某先是被摩托车撞了,一直躺在路中间。

  原告方的辩护律师出具了一份交管部门的鉴定书,显示黄政当时并没有踩刹车。而且车辆的灯光也不足。黄政为自己辩护称,当时自己时速也就只有30公里/小时,确实由于下雨,视线有障碍,才导致碾压上彭某。黄政也有些委屈地说,彭某被撞后,不应该躺在公路中间,这样才导致自己撞了上去。

  “你以为他不想移动吗,是被摩托车撞伤了,没法移动。”王律师称,据目击者的证据,被摩托撞伤后,还有其它出租车经过此处,但都避开了公路中间的彭某。既然如此,黄政肯定要负主要。

  原告方认为,黄政驾驶的渝AT6371出租车,将彭某碾压身亡。要求三被告承担死亡赔偿金、误工费、赡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35万多元,除事发后被告方已经支付的3.7万元外,还得赔偿31.5万元。由于双方就赔偿事宜无法达成一致,法院将组织双方继续调解。

  昨日上午,死者彭某的家属走出渝中区人民法院。

  本报首席 罗伟 摄

选宠技巧
诗歌大全
污染防治